联系我们

 
会员注册 组织机构 旅游名胜 网赛新闻
会员登录
   
分类导航
 
 
最新文章
 
 
谪居天官 悲怆天涯
2012-08-12 18:02:35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椰风海韵 景色如画

  从唐朝起,被朝廷流放到崖州的副宰相以上的高官重臣就有14人之多,如唐朝名相韦执谊、唐瑗,宋朝的丁谓、赵鼎、卢多逊、胡铨,元朝的王仕熙,明朝的王个、赵谦等。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谪臣都是《周礼》所称的“天官冢宰”之属,明《国朝典汇》记载:“嘉靖元年,钦天监副韩昂奏:乞令如顺天间例应科举礼部议,太祖著令:钦天监人员别习他业,不学天文历数者,俱发海南充军,明律不可违,上是之。”由此可见,朝廷流放这些官员,是因为他们大都是司天的官。另据《史记•天官书》云:“察刚气以处荧惑。曰南方火,主夏,日丙、丁。礼失,罚出荧惑,荧惑失行是也。出则有兵,入则兵散。以其舍命国。荧惑为勃乱,残贼、疾、丧、疾、兵”。《集解》引《天官占》云:“荧惑方伯象,司察妖孽”,这些流放的官员的治罪都属荧惑范围之列,符合上观天文、俯察地理、推诸人事的儒家思想。

  谪居在远离京城的天涯海角的朝廷天官们留下了不少流传于世的诗句。曾先后辅佐宋太祖、宋太宗的北宋开国宰相卢多逊(934年~985年),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人。太宗太平兴国元年(976年)拜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七年,以交通秦王廷美得罪,流配崖州。寓居水南村三年,客死崖州。其《水南村为黎伯淳题》对崖州水南村赞美倍加:

  一簇晴岚接海霞,水南风景最堪夸。

  上篱薯蓣春添蔓,绕屋槟榔夏放花。

  狞犬入山多豕鹿,小舟横港足鱼虾。

  谁知绝岛穷荒地,犹有幽人学士家。

  在文学上为王禹偁推崇为“其文类韩、柳,其诗类杜甫”的曾辅佐宋太宗、真宗、仁宗三朝的宰相丁谓(966年~1037年),如其表所云“臣有弥天之罪,亦有弥天之功”。天禧四年(1020年)七月,丁谓借诛宦官周怀政罢寇准相,把他贬知相州,再谪道州、雷州司户参军。两年后的乾兴元年(1022年)七月,王曾如法炮制,借诛宦官雷允恭事,罢丁谓相,分司西京,继贬崖州司户参军。所不同的是谪寇准,天下冤之;谪丁谓,确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天下快之。谪居崖州五年,留下大量诗句。其《有感》诗道出了崖州虽居华夏之风,却与京城的天壤之别的朴实景象:

  今到崖州事可嗟,梦中常若在京华。

  程途何啻一万里,户口都无三百家。

  夜听猿啼孤树远,晓看潮上瘴烟斜。

  吏人不见朝中礼,麋鹿时时到县衙。

  《中吴纪闻》记录了一件趣闻:丁谓“在海上对客曰:‘天下州郡孰大?’客曰‘唯京师’,公曰‘朝廷宰相祇作崖州司户,则崖州为大’。众皆大笑”。

  宋南渡后绍兴初,历殿中侍御史、御史中丞,两度为相的赵鼎,荐任岳飞、韩世忠等爱国将领,有效地组织了军事力量以抵御金兵,遭到秦桧等人的陷害。绍兴八年(1138年),出知绍兴府。不久,贬潮州,又移吉阳军(今广东崖县)。知秦桧必欲其死,乃不食而卒。卒前,自书“身骑箕尾归天上,气作山河壮本朝”。忠义凛然,为人所钦仰。

  赵鼎在《行香子》中,抒发了沦落天涯的悲怆心情:

  草色芊绵,两点阑斑,糁飞花,还是春残。天涯万里,海上三年。试倚危楼,将远恨,卷帘看。

  举头见日,不见长安。漫凝眸,老泪凄然。山禽飞去,榕叶生寒。到黄昏也,独自个,尚凭栏。

  继赵鼎之后,曾任枢密院编修官的胡铨,因不满秦桧主和,上疏请斩秦桧、王伦、孙近三人,因而谪居新州。因填“好事近”词,末一句“欲贺巾车归去,有豺狼当道”。被新州太守张棣告发,秦桧为此大怒,于于绍兴十八年(1148年),再把他流入吉阳军(今三亚市)。胡铨路经临高县城,县令谢渥恭请他宿于“茉莉轩”,胡铨题了“茉莉轩”匾额,并有诗云:“眼明渐见天涯驿,脚力行穷地尽州”。胡铨行临高道中买愁村,曰:“古未有对”。马上口占云:

  北往长思闻喜县,南来怕入买愁村。

  区区万里天涯路,野草荒烟正断魂。

  元朝参政王仕熙,致和戊辰秋,燕帖木儿谋逆,执仕熙下狱。迎怀王入京。九月流吉阳军。其《边城斜照》诗云:

  炎州此去更无城,薄暮天涯倦客程。

  残日尚浮高岭树,悲笳先起土军营。

  沉沉碧汉归山鹘,灿灿晴霞射海鲸。

  明月照人茅屋上,与谁藜杖听江声。

  (海南岛古称“炎州”,《十洲记》云:“炎洲,在南海中,地方二千里,去北岸九万里,上有风,生兽似豹,青色大如狸。”)

  “崖州被”造就黄道婆

  黄道婆(约1245年~1307年),松江府乌泥泾(今上海市徐汇区华泾镇)人,元代中国手工棉纺织技术女革新家。

  《汉书•地理志》云:“自合浦、徐闻入海,得大洲,东西南北方千里,武帝元封元年略以为儋耳、珠崖郡。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男子耕农,种禾稻紵麻,女子桑蚕织绩。”《崖州志•舆地志》风俗目云:“妇女不事桑蚕,止织吉贝”,“妇女纺绩吉贝,为斜行花布等形,兼治外务。”由此知海南的纺织历史远于汉代。

  宋赵汝适《诸蕃志》:“吉贝,树类小桑,萼类芙蓉,絮长半寸许,宛如鹅毳,有子数子。南人取其茸絮,以铁筋碾去其子,即以手握茸就纺,不烦缉绩,以之为布,或染以杂色,异文炳然,幅有阔至五、六尺者。”《南史•夷貊传》林邑:“出吉贝,吉贝者树名也,其华成时如鹅毳,抽其绪纺之以作布,与纻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织成斑布。”

  《陈书•姚察传》说其门人送察“南布一端”,陈既在南朝,而称之曰“南布”,则布必来自南徼。察又言明:“吾所衣止是麻布蒲綀,此物于吾无用。”则南部决非麻布,而是来自海南诸国之棉布,因其来自远方,故门人视为珍品而送之。

  元代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二十四,黄道婆目云: “国初时,有一妪名黄道婆者,自崖州来。乃教以做造捍、弹、纺、织之具,至于错纱、配色、综线,挈花,各有其法。以故织成被、褥、带、帨,其上折枝、团凤、棋局、字样、粲然若写。人既受教,竞相作为,转货他郡,家既就殷。未几,妪卒,莫不感恩洒泣而共葬之。又为立祠,岁时享之。”

  元代王逢《梧溪集》卷三《黄道婆祠》云:黄道婆,松之乌泾人。少沦落崖州,元贞间,始遇海舶以归。躬纺木棉花,织崖州被自给。教他姓妇,不少倦。未几,被更乌泾名天下,仰食者千余家。及卒,乡长者赵如珪为立祠香火庵,后毁。至正壬寅,张君守中迁祠于其祖都水公神道南隙地,俾复祀亭。且征逢诗,传将来。

  辞曰:前闻黄四娘,后称宋五嫂。道婆异流辈,不肯崖州老。崖州布被五色缫,组雾紃云灿花草。片帆鲸海得风归,千轴乌泾夺天造。

  从这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乌泾被”闻名天下,是黄道婆对崖州织被技术进行了改进,而基础是“崖州被”的工艺技术。如果说黄道婆成就了中国纺织业,那么崖州就是中国纺织业的奠基地了。

  习儒重教 人才辈出

  明翰林大学士丘濬《琼山儒学记》云:琼在禹贡荒服外,汉武帝元鼎中入中国,其去圣人之居甚远,服圣人之教最后,其于圣人之道盖闻风而兴起,非有所观感过化者也。然今日衣冠礼乐之盛,固无以异于中州,其视齐鲁亦或有过者,岂孔子欲居九夷之志,乘浮海之叹,豫有以定于千载之前、万里之外哉。

  海南岛虽居荒服之外,自北宋开始,始具华夏之风。北宋庆历四年(1044年),琼州奉诏建立学宫于今海口府城镇内,宋仁宗特命国子监教授宋守之为琼州知州,并从东观藏书馆中抽出调拨部分藏书赐予琼州学宫。宋琼州府学教授庄方《琼州通守刘公创小学记》云:“琼环海为州,在天极南,文物彬彬有中士风。”《崖州志•舆地志》云:“崖州习礼义之教,有邹鲁之风。”“民风朴茂,不惜华靡。衣服宫室,概从简略。士兼耕读,农务种植。”

  崖州学宫又称崖州孔庙,始建于北宋,历宋、元、明、清诸朝代,至今有九百多年的历史。现存崖州孔庙为道光三年建址,2004年至2006年修缮复建。曾培养出北宋举文学陈中孚、进士陈国华、明代岭海巨儒钟芳、清代林缵统等崖州名贤。

  钟芳,又名黄芳,字仲实,号筠溪,崖州人习惯尊称“钟进士”,原籍崖州高山所(今崖城镇高山村附近)人。钟家世代务农,出身微寒。及至父亲钟明、母亲彭氏当家时,生活穷困,夫妻俩在路边搭盖茅寮,向过路客人卖茶水靠微薄收入聊以糊口。

  崖州曾流传一段“还金寮”佳话:钟芳父母一日收拾茶水时,偶然发现过路某人遗失三百金,夫妇俩就守侯寮棚至深夜,直至失主寻来,如数交还,分厘不差,并婉拒失主的任何酬谢。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崖州知州唐镜沅为宣扬钟芳父母美德,特地修建“钟氏还金寮”,撰文立碑,以垂训后代。岁月沧桑,“还金寮”被拆毁,但最近已重建,且碑文尚保存完好。

  明弘治十四年(1501年),25岁的钟芳领乡荐第二(考取举人第二名)。正德三年(1508年)32岁,进京城应试,被录取为进士二甲第三名,入选翰林庶吉士,授编修。其后,历任户部员外郎、吏部稽勋郎、考工主事等职,正德十六年(1521年)起,历任浙江提学副使、江西右部政使、南京太常寺卿兼国子监祭酒(祭酒乃中央大学校长)、兵部右侍郎、户部右侍郎(均为该部副长官)。嘉靖十三年(1534年)58岁时,获准退休,结束了26年宦海羁绊。

  钟芳退休后,卜居琼山府城西门外,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病故,享年69岁。赠总宪,赐祭葬。嘉靖朝艾绒无比,《道学录》尊为岭海巨儒。著作收入《四库全书》甚丰。其子钟云谦也中进士,钟允直中举人。旧府城有钟芳故居及“少司徒”、“文宗”、“少司马”三石坊,崖城南门也有“少司徒”、“世科”坊。

  林缵统,清朝末年,崖州官圹(今三亚时崖城镇拱北村)人,出身于世代书香门第,祖父是岁贡,父亲是拔贡生,约20岁时参加郡试名列第一。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负笈羊城”,入广雅书院深造。光绪二十年(1894年)春,入京参加会试。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四月清政府在中日甲午战争中失败,派李鸿章赴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引起全国人民的反对。康有为、梁启超等联合各省应试举人子1300余人,联名上书光绪帝,提出拒签和约、迁都抗战、变法图强三项主张。史称“公车上书”。

  林缵统积极参加“公车上书”的各项活动。清朝廷采用威逼利诱手段,令各省举人“取回知单”,“削存六百余人”。但缵统毫不畏惧清廷的威迫,紧紧追随康、梁,坚持改革主张。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四月,康有为等以保国、保种、保教为宗旨,倡设保国会于北京。缵统加入康、梁组织的“保国会”。4月23日,清光绪皇帝下“定国是诏”,“百日维新”开始,缵统被“保国会”推举为“条陈时事奏善具”的“领衔”人,成为康、梁新党骨干分子。9月,变法失败,缵统潜逃回海南,终于又被清廷追革功名。

  林缵统赋闲乡里,不忘报国,曾多次约友人同到万宁、琼海等地召集商贾议事,筹划开发西沙群岛。同时成立“开发公司”,拟订具体规划上报官府,接着,以公司名义集捐银两,雇募员工,造船、备器械、用品、医药等。经筹备就绪后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起,连续两次试航西沙,皆失败。后来,缵统仍继续为此项事业奔走呼号不息。后不幸病故于万宁县,享年70岁。

  从北宋仁宗皇帝特命国子监教授宋守之为琼州知州,并从东观藏书馆中抽出调拨部分藏书赐予琼州学宫,到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劳海南衞指挥勅》称:“南溟之浩瀚中,有奇甸方数千里。历代安天下之君,必遣人勇者戍守。地居炎方,多热少寒。”再到清康熙皇帝遣钦差在天涯海角立“海判南天”石刻,足见海南岛在中国版图中的重要地位。

    三亚作为中国最具活力的惟一的热带滨海旅游城市,集中了阳光、海浪、沙滩、森林、温泉、岩洞、古迹、民族风情和田园风光等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并形成了山、城、沙、海、树、花、港自然组合的特殊景观。漫步三亚,阳光和煦、海风拂面,到处可见山峦叠翠、鲜花盛开、椰林尽染、碧波轻荡,呈现出一派旖旎的热带海滨风光,置身其中犹感人间仙境。

  天涯海角风景区  位于三亚市区约23千米的天涯镇下马岭山脚下,前海后山,风景独特。步入游览区,沙滩上那一对拔地而起的高10多米、长60多米的青灰色巨石赫然入目。两石分别刻有“天涯”和“海角”字样,意为天之边缘,海之尽头。“天涯海角”就是由此得名。奇石“天涯海角”和“南天一柱”各都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这里融碧水、蓝天于一色,烟波浩瀚,帆影点点,椰林婆娑,奇石林立,如诗如画。那刻有“天涯”、“海角”、“南天一柱”、“海判南天”的巨石雄峙南海之滨,堪为海南一绝。经过历代文人墨客的题咏描绘,这里已成为我国富有神奇色彩的著名游览胜地。椰风海韵人欲醉,请到天涯海角来!

  南海情山——鹿回头公园 “南海情山”、“黎族圣山”、“生态之山”传扬着鹿回头公园的神奇与美名……。

  相传很久以前,有一个勤劳勇敢的黎族青年猎人,从高高的五指山上追逐着一只花鹿,一直追到南海边。花鹿奔上了一座山头。山头下是大海,前面无路可走了,花鹿只好回头望着猎人。

  猎人拉起弓箭,正想射去。忽然,山头上升起一朵红云,猎人顿时愣住了。一会儿,红云散开,花鹿不见了,一位美貌姑娘出现在眼前。猎人顿时惊喜万分,甩掉弓箭,向山头跑去。姑娘含羞带笑地迎着他慢慢地走去,他们像鱼水一样结合了。

  后来,猎人和鹿姑娘就在这块土地上安下家来。猎人打猎耕田,姑娘纺纱织布,过着幸福自由的生活。从此,人们便把这个地方叫做鹿回头。

  1983年,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和崖县人民政府(三亚市前身)决定在南边岭上根据鹿回头传说建造鹿回头雕塑景观,邀请已故广东著名雕塑家林毓豪进行创作和设计。雕像于1987年建成,并开辟成鹿回头公园,是三亚最早的市政公园。

  鹿回头公园三面临海,是观赏三亚海景和市容的佳地。每当夜幕降临,山上彩灯摇曳,山下万家灯火,海面渔火点点,天空繁星一片,扶栏远眺,使人飘飘欲仙。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三亚市网球协会
Copyright © 2006-2013  互联网备案:琼ICP备
10002823号
地址:三亚市下洋田鹿回头广场圆通网球中心   电话:13907608738    0898-31889099
网址:http://www.sytennis.net    邮箱:liupengxiang45@163.com    邮编:57200